炎熇兵燹後援會
歡迎光臨兵燹後援會!
無論你是新朋友或舊朋友,希望與大家多多交流分享喔~


歡迎所有喜愛兵燹的朋友們來此談天說地話八卦
 
首頁首頁  歡迎頁歡迎頁  日曆日曆  相冊相冊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登入登入  

分享 | 
 

 當溫瑞安遇上車田正美 by:阿擺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ikkn
俠客
avatar

文章數 : 18
注冊日期 : 2009-06-09

發表主題: 當溫瑞安遇上車田正美 by:阿擺   周六 6月 27, 2009 5:58 pm

已取得作者口頭授權^^

當溫瑞安遇上車田正美——四大名捕與聖鬥士靈魂逆轉事件
BY:阿擺

無情醒來,習慣性地想起床,一腳踩空,發覺自己沒有腳。
啊!!!!!!!!!!!!
四大童子破門而入:“公子何事!”
他們的公子很冷靜地問他們:“我的腳怎麽了?”
四童子面面相觑,不知道該怎麽回答這個問題,他們一致認爲請諸葛先生來解決比較好。
諸葛先生判斷,無情失憶了。
但是他昨天還好好的。
大捕頭失憶是很重要的事,何況無情是諸葛先生很寵愛的大弟子。
諸葛先生招來其余三個徒弟,正想將此事交代,冷血大喊一聲:“傘散!你怎麽坐在輪椅上!”
諸葛先生一頭霧水,很快他發現四個弟子都失憶了。除了彼此之間,其他人他們一個都不認識。
六扇門遇上創辦以來的最大危機,諸葛先生能否安然度過?

米羅哭天搶地捶胸頓足:“把——我——的——妙——妙——還——給——我——”
一邊的卡妙冷冷地斜他一眼,仍在適應走路的感覺。另一邊走來的大艾穿著黃金聖衣,溫文爾雅地對他作揖:“大師兄,早!”
米羅哭得越發凶悍。

一部分黃金聖鬥士決定去見撒加,請他解釋一下爲什麽大艾管卡妙叫大師兄,加隆管大艾叫二師兄。
他們走到雙子宮,發現撒加臥病在床,咳得像風中的樹葉子。小艾在旁邊畢恭畢敬地問候著:“大哥,要不要找個大夫?”黃金聖鬥士們仔細觀察大艾的表情,發現他泰然自若地說:“蘇樓主的病有起色嗎?”
撒加終于緩過一口氣:“我在哪?”

白愁飛發現自從昨天夜裏那個叫少一竅的大夫打金風細雨樓前經過後,蘇夢枕簡直是牙好,胃口更好,吃嘛嘛香,身體倍兒棒。您瞅准了,藍天少一竅。
爲了這句廣告詞,他把少一竅捉起來,盤問了半天,那人還是堅持自己只是從金風細雨樓前經過而已,沒有翻牆進入。何況自己有恐高症,在離地面一米高的地方就會喊媽媽。爲了證實他說的話,白愁飛命人把他拎到十丈高空處自由落體。
少一竅斷氣那一刻,蘇夢枕已經吃掉了兩桌全羊宴,而且身邊坐滿了女人。白愁飛皺起眉頭。

撒加發現自己根本沒必要殺史昂,就算他把教皇的位子給了大艾,可是現在自己卻成了可以把黑白兩道呼來喝去的金風細雨樓老大。

白愁飛走到花園,發現溫柔掴了王小石一記耳光。
王小石:“你這個女人怎麽這麽凶悍,比莎爾娜還要猛,小心嫁不出去!”
溫柔:“你!你敢這樣跟我講話!”
王小石:“你是誰啊?魔鈴在哪裏?我哥呢?”
溫柔正想昏過去,但是恰好看見了白愁飛,她打算到白愁飛旁邊再找機會昏在他懷裏。
溫柔剛跑到白愁飛身邊,發現白愁飛呈現癡呆狀。
王小石:“這位兄弟,你認得回聖域的路麽?”

史昂宣布,把教皇之位傳給大艾,大艾忙著照顧咳得死去活來的撒加,沒空理史昂。
史昂:艾俄羅斯德才並重,從今天開始就是教皇了。撒加,你要好好幫助他治理聖域。
撒加:咳咳咳咳咳……
大艾:蘇樓主,你還好吧?這位大叔,如果沒有要緊事,我得帶我這位朋友去看大夫。順便問一句,你知道怎麽回京城的六扇門嗎?
史昂思考起來,或許傳位給撒加是更好的選擇。

無情坐在輪椅上,忽然哎呀慘叫一聲,“有根針紮到背裏去啦!”
“那是您的暗器,公子。”金劍童子垂頭喪氣地把針拔出來,“您今天已經被自己的暗器傷了八次啦。”
“我怎麽可能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等一等,還有什麽機關,你們最好一次性都給我除掉。”
“這些都是您親自研制的呀,除了您自己,沒人知道。”
無情雖然涵養很好但還是忍不住開口罵街,突然又是一聲慘叫。
“您又怎麽了?”
“嘴巴紮到了!”
“那是一枝獨秀,您的絕招。”
無情艱難地拔出嘴裏的針:“我到底有多無聊?”

米羅揪著作者左右開弓地扇耳光,狀似馬達加斯加裏劫船的企鵝:“給我一個角色!我也要到四大裏去!”
作者捂著饅頭似的臉翻:“可是溫書裏並沒有適合你的人物啊!”
“那我不管,你隨便在書裏找一個也好自己額外造一個也好。總!之!我!就!是!要!去!”
“那,那姬搖花這角色你要不要演?”
迫不及待的米羅不假思索地答應了作者。考慮到不想出現姬搖花熱淚盈眶奔向無情進行性騷擾的鏡頭,作者還是舍棄了這一鹵莽決定,在安達裏士的紅光之中找到了解決之道。

下屬的人向米蒼穹禀告說小侯爺一直呆在金庫裏沒有出來過。隔著厚重的大門時而聽到裏面傳出振奮人心的呼聲諸如“好多錢啊!”、“終于可以和貧困說拜拜啦!”、“我是華麗的印度男人!”等等。
近來的稀奇事真不少,米蒼穹想。

戚少商蹲在角落裏劃圈:“爲什麽都沒有人理我?”
作者:我認爲古天樂更適合出演(參見神雕俠侶),那群豬殺的卻找了張智霖!

雅典娜女神誕生人世,長得飛快,才幾天就亭亭玉立了(不要想太多)。
“我的臉啊!怎麽變成了這副挫樣!”第一次照鏡子的女神簡直怒不可遏,所幸對自己的胸部還算滿意。
史昂帶著大艾和撒加觐見女神(大艾始終不知道什麽是教皇,繼承的事情就這麽耽擱下來),女神看見撒加的第一眼,雙眼放出熊熊仇恨火光。
“蘇夢枕,你終于烙在我手裏啦,滅哈哈哈哈!你還認得我嗎!”
撒加有氣無力地擡頭看了一眼:“不認得。”
“……”女神爲之氣結,啞口三秒,號啕大哭:“嗚嗚嗚嗚嗚嗚!人家變成了這副鳥樣!!連你都不認得了!”
還好撒加認得這個聲音:“雷純?”

作者:狄飛驚,既然女神是雷純,那麽就委屈你當邪武……
狄飛驚抽出刀,把作者砍成兩半。
作者:……那麽星矢好吧?
狄飛驚把作者縫了起來,揚長而去。
(私以爲肢解並不變態,肢解完了再縫回去才是扭曲到恐怖啊)

女神開始瘋狂迫害撒加,但每次都被穆阻擋下來。據說撒加突然一病不起後,就把所有事情都委托給穆和小艾,這讓史昂百思不得其解,撒加就算要委托,也該找大艾。就算要委托穆,怎麽看也該自己這個做師父的出面更對頭一點。
史昂問撒加,撒加說:“交給軍師有什麽不對嗎?”
史昂更加奇怪:車田正美,這個人不是早就該把我殺了嗎?

卡妙:這裏的人簡直單純到不行,根本就沒什麽案件可以破嘛。
大艾:大師兄,我們應該想些法子快點回六扇門去才是,這些曰子下來事情該堆積如山了吧。
卡妙:我們找三師弟商量下。
二人遠去,留下一群身上紮滿暗器的人在抽搐。

史昂丟下《聖鬥士星矢》,拍案而起,這究竟是怎麽回事!加隆不但不慫恿撒加篡位,反而跑到外面去除暴安良,實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六扇門不會因爲四大名捕失憶而減少工作量,諸葛先生的擔心並沒有持續太久,他發現四個弟子還是一樣能幹。無情雖然變得不會用任何暗器,卻無師自通地發明了一種新武功,只要舉起雙手對方就變成了冰棍兒,還會産生一種叫做鑽石星塵的副産物。但凡聽到要抓犯人,四劍童拎著口袋跟出去撿鑽石,再擡著冰雕顛回來。
無情:幸好曙光女神之寬恕不需要用到腳。
鐵手變化不多,除了失去記憶外,雙拳仍然厲害,這大概歸功于他夏練三伏冬練三九,得一身硬功。只是名字變了,每當鐵手高喊閃電離子光速拳,諸葛先生就不得不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文化審美疲勞。
“鐵手,換個名字好麽,雖然招式都一樣……”
“大叔說的是,同樣的招數對聖鬥士是不起作用的。可是我的聖衣和黃金箭都丟了,只好用這一招。”
“大、大叔……”

卡妙接到史昂的命令,訓練新的聖鬥士。他來到西伯利亞,冰河雙眼灼灼地看著他。
“大師兄?”
“小師弟?”
“大師兄!”
“小師弟!”
“大師兄……”
“小師弟……”
艾爾紮克匆匆趕來:“叫我幹嘛!你這鵝崽!”
冰河:“說了一百次,如果一定要叫崽,請你叫我狼崽。”
畫外音,米羅:不要用卡妙的身體來親近冰河的身體!

病怏怏的撒加發現廚房做菜的修羅正用一柄紅色半透明的小刀切牛肉,大怒,仿佛天降神威,上前將其爆打。
“你想用我的紅袖刀來幹嘛!”
翌曰,沙加經過廚房,發現修羅用一些箭串上肉拿去火烤,沙加也大怒,上前飽以老拳。
“把我的傷心小箭還來!”
修羅爆發了,先跑到處女宮,再跑到雙子宮:艾克斯卡利巴!
衣不蔽體的二人皆對修羅另眼相看。
過了幾天,修羅撿到一個類似擀面杖的東西,一按按鈕就有光一樣的物體彈出來。他不知道這是光劍,拿去擀面粉,結果面都蒸發掉了。
當晚修羅被所有人暴打:面包呢!牛奶呢!到哪裏去了!

諸葛先生接到拜帖,唐門少主唐十五求見。
唐十五見了諸葛先生,按照國際象棋的方法下圍棋,飛快地輸掉了。
諸葛先生對此盤棋無法做任何評價,只好找台階說:“不知唐少俠有何指教?”
“什麽指教,快叫妙妙出來!”
無情正好搖著輪椅經過,看見唐十五,驚得一屁股摔在地上。
“妙——妙——啊!”唐十五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撲將上來。
諸葛先生打翻了棋盤。

唐十五來到神侯府的當天,蘇夢枕殺到。
“撈痞!不帶地!你撈痞!明明是書裏面沒有的人!”
“怎麽著我在漫畫版裏也是個主角!”
“唐門是邪魔歪道,怎麽跟我這樣的名門正派比啊!”
唐十五和蘇夢枕像潑婦罵街般吵架。
追命咬著酒葫蘆打院子經過,老遠的招呼道:“哎?老哥!”他剛剛解決了一件案子,把某罪犯送進了百慕大魔鬼三角異次元。
蘇夢枕沒理他:“你少攪和,無情是我的!”
唐十五:“是我的,小心戳你十五針!”
追命:“不行,明明就是我的,近水樓台先得月!”
冷血正捧著簸箕去曬茶葉,聞言一丟:“你們少欺負老師!”
諸葛先生又打翻棋盤。

戚少商(蹲在角落):無情最近都不跟我鬥嘴了……

任勞(亞魯哥飾)任怨(施布飾)必恭必敬地站在門口:“小侯爺,該審犯人了。”
[注:亞魯哥與施布乃動畫版聖鬥士中沙加二弟子。]
方應看出現在牢裏,開始審案。
朱月明抵達時,整個大牢幹幹淨淨。
“小侯爺,敢問犯人都去了何處?”
“六道輪回。”
“……那是何物啊?”

方應看的轎子經過神侯府,只聽裏面傳出各種喊聲。
“異次元空間!”
“猩紅毒針!”
“銀河星爆!”
“鑽石星辰!”
諸葛先生昏過去前想,不知道爲什麽冷血開始和無情用一樣的招式了。

方應看聽見喊聲,極爲興奮,把神侯府大門砸了一個洞跑進去。
“五感剝奪!”
牆角裏的無情發現了他:“沙加……可找到你了……”
諸葛先生馬上醒過來,開始盤算。金風細雨樓財産無數,可是唐門也是響當當的黑社會。至于侯爺府的實力更不能小窺,可是追命和冷血似乎又想肥水不留外人田……
盤算完後,諸葛先生還是決定繼續昏過去。

楊無邪來找蘇夢枕,告訴他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雷純要死要活的一定要嫁給他。
蘇夢枕哀歎:“OH,SHIT!饒了我吧!”
楊無邪一看到方應看,登時大驚。
“沙沙!”
“穆穆!”方應看無比深情地回應。
可在諸葛先生和四劍童聽來卻是這樣一副光景。
“看看!”
“邪邪!”
當車田正美遇到溫瑞安,新配對就是這樣誕生的。

挨了方應看天舞寶輪的蘇夢枕、唐十五和追命從地上的大坑裏爬起來,三人大怒:“你是不是搞錯啥了!別忘了我們是三個黃金聖鬥士!”
三人擺出AE的架勢。
楊無邪馬上擋在方應看面前,那三人獰笑:“算了吧,就算沙穆是王道也擋不住一個AE!”
楊無邪和方應看無奈之際,無情搖著輪椅金光萬丈地出現:“你們是不是也把我忘了!”
水瓶座黃金聖鬥士無情來也……
無情、楊無邪和方應看也擺出AE的架勢。
“切,三個小受能幹什麽……”
于是,雅典娜的驚歎,禁招AE重現江湖,三人和三人對轟。考慮到無情坐輪椅,方應看和楊無邪讓他在最前面擺造型。
不到一秒鍾,京城被夷爲平地,四大名捕代替宋徽宗把北宋亡了。
故事完。

作者被揪著暴打:“他們還沒換回去哪!”
作者:可是他們貌似很滿意這樣的交換。
除了卡妙:我的腳啊!!!!!!!!!!!!!!!!

(完)

_________________
請記得,縱使歲月變遷,這個家都會在。
愛生活,愛兵燹=v=
回頂端 向下
 
當溫瑞安遇上車田正美 by:阿擺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炎熇兵燹後援會 :: 妖刀舞八荒(其它類別分享) :: 潘朵拉之盒-
前往: